下午收到一封來自遙遠北方的信。
 
 
過年前,我寄了一張賀年卡給胡師傅。
他是我五年前的春節之前,獨自去哈爾濱旅行時認識的一家麵館的老闆。
那時在哈爾濱待了11天,有7天的晚餐我都是在他的麵館裡打發的。
 
我是一個安靜的客人,不擅於主動和老闆聊天,
胡師傅大概是看我好幾天都來光顧才主動跟我攀談的。
而他在知道我是台灣來的之後就跟我聊起以前他到台灣工作的種種。
沒想到他跟台灣也有點關係,可能因為這樣對他就特別有親切感吧。
 
回台灣後的隔年,2014和2015年我都有給他寄賀年卡。但16、17年就沒有了,
各種忙碌,各種耽擱,也覺得人家早就忘記我了吧。
 
然後今年的冬天,莫名的想念哈爾濱,
雖然不知道麵館還在不在,
抱著石沈大海的心理準備,還是寄了卡片過去。
大概過了一個月,今天下午收到了回信。
 
 
 
我把信放在桌上,沒有馬上打開。
看著它我想,沒有人會從哈爾濱給我寄信的。
可是看到郵戳就已經猜到,胡師傅給我回信了。
 
信裡是一些近況和親切問候。有好幾個錯字,怪字,
看得出來那不是一雙文人的手,不過字跡相當工整,
薄薄的紙張還透著寫字的力道,
我彷彿可以看見胡師傅坐在店裡的小桌子前,一字一句認真寫信的樣子。
 
這就是即便網路再方便,我依然最喜歡實體的信,喜歡手寫信的原因。
摸著它的質感,讀著字跡,還有上面的郵戳,污垢,皺摺,
都記錄著一份念想是如何形成,如何翻山越嶺,到處輾轉,最後來到收信人的手上。
 
信紙的最底下還有兩個格子,一個是打分數用的,一個是家長簽名用的。
這是拿孩子的作業簿寫的吧,我忍不住笑了,心中一股暖流流過。
 
 
 
胡師傅說,一直有台灣過去的客人,有些還是看了我的部落格來的。
那時回國後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了幾篇胡師傅麵館的食記,
可能一些去哈爾濱旅遊的台灣人就因此知道了這家店而前去光顧吧。
 
胡師傅也說,到他們麵館吃麵的人多,說好吃的人也很多,
但是我是唯一一個在很多年之後依然記得,還能從遙遠的地方送來祝福的人的。 
 
讀到這裡時,不想承認,但是眼淚真的忍不住流下來。
明明知道,但就是那一刻特別體會到,眼淚是熱的,溫熱的。
 
 
 
想到很多,當時的回憶,當時的自己,還有幾年過去後現在的自己。
 
 
其實那次去哈爾濱,與其說是去旅行,不如說更像是逃亡,自我放逐。
地點也不一定要是哈爾濱,反正只要是很冷很冷的地方就行了。
會選擇哈爾濱是因為之前去那裡看了王菲的演唱會,
從此就對這個城市留下很深的印象。
 
那明明是一個好遠好陌生的地方,但卻深深吸引著我,
給我很強烈的歸屬感,好像我的心一直渴望它。
於是我又把自己帶去了那裡,也因此跟胡師傅麵館有了一段緣份。
 
讀著信,知道胡師傅一家人都安好,那是最開心也最安慰的事。
胡師傅說要是我和我家人去哈爾濱,
一定要請我們吃吃他的新菜品,真摯之情溢於言表。
 
那一定很棒吧,但我卻預感自己大概沒有機會再去那裡了。
可能也是因為這個預感,所以才又在今年寄了卡片過去,
一半其實是告別的意味。
 
 
 
 
說不上來有什麼,只是幾頓晚餐,
老闆跟客人的寒暄,那樣淺淺的交情而已,
可是我會銘記那一份溫暖,在我的心非常寒冷的時候,
那熱熱的湯和飯,
還有對我的憂傷毫不知情,來自一個陌生人的親切和微笑。
 
 
 
要有多堅強才敢念念不忘?
能夠呼吸的 
就不能夠放在身旁
 
王菲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
 
 
 
我其實想念好多人好多事,
想念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我是一個相當念舊深情的人,
卻失敗得不知如何表達。
 
 
 
 
20180227 
 
 

IMG_0434.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hun 的頭像
ichun

人生何其美

i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urstillone
  • 你要好好保重呀。
  • IWIN運動分析
  • 要你然有力說做他可的人能,是文那,定了天那時將到得太們

    IWIN專﹉業◇運﹂動分析♂
    值♀得○您信﹉賴◇的好夥伴﹍-﹌免費領取○好﹂康
    話□不♂多☉說,速﹉加〇LINE:xwu9932
  • Wind
  • 好喜歡你寫的文字,很有感觸,加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