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店的人都挺妙,

不論是老員工還是在我後來的新人,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吧。 

 

那天我在巡外場,洗杯區的小羽一直看我,我不知道她在看我什麼,

我們至少對看了三秒鐘吧,她眼神竟然一點也沒有閃躲的意思,

眼睛瞪得超級大,像是發現某種新品種生物似的。

雖然疑惑,但我繼續做我的事。

小羽是比我晚來的新人,才18歲(遠目),

都是姐或店長帶她,我們其實沒什麼相處過,

只有一次她特地跑來跟我說,眼睛一樣瞪得超級大,「那個布朗尼是妳做的嗎?好好吃。」

對她印象是滿乖又聽話的一個小女生。(後來發現這都是假面XD)

 

大概因為是女孩子,年紀又是最小的,所以對店裡的男生比較會撒嬌,

之前問過姐姐覺得她怎樣,

姐姐好像對小羽不太會對自己撒嬌這件事覺得不大公平不滿意。(原來姐姐也想被撒嬌呀)

 

 

店長在給她示範怎麼切鳳梨的時候,她最關心的竟然是「心呢?」

喔,她覺得鳳梨心很好吃,丟掉很可惜就撿起來吃。

(這跟我留吐司皮有異曲同工之妙,

話說姐姐跟她說吐司皮留下來的時候,

小羽的第一個反應是「為什麼?要餵鳥嗎?」(對 我是鳥)

 

於是就出現這樣的畫面:

店長彎腰認真的切鳳梨對空氣解說,

小羽在一旁抓著鳳梨心邊吃邊和阿誌還有我說話,

手上那支心啃光時才回神,對著神速切鳳梨已經快切完的店長大叫「我的心呢?」

「在後面啦!」店長扭頭向他身後盤子裡的一碟鳳梨心又氣又好笑的說。

 

「吃吃吃!一來就吃!」很喜歡跟她抬杠的阿誌說。

因為我之前跟她說舊的不吃完就沒有新的,所以她把冰箱剩下的三塊布朗尼都吃掉了。

「妳知道妹妹以前也是妳這種身材,來我們這裡後就...」店長意味深長的說。

瘦瘦的小羽看看自己的肚子,有恃無恐的繼續吃鳳梨心。

18歲果然是一個天真可愛的年紀。

 

 

練習站飲料和收銀的時候,阿誌八卦的說上次小羽的男朋友來接她。

「哦,長怎樣?」其實也不是很想知道,但還是禮貌的一問。

「呃,正確來說,是女朋友。」

「哦....」在沒挖到更深的八卦之前客人來了,

然後我好像稍微明白為什麼她上次要那樣看我。

 

星期天下班後跟阿誌去三樓看幾個學校儀隊的成發(成果發表會),

阿誌以前當兵是做禮兵的,就是中正紀念堂或忠烈祠會看到的那類阿兵哥。

他長得還算帥氣,又高又瘦,所以一進去就被選做禮兵。

因為練過儀隊,所以對高中生儀隊的表演很有興趣,好像是勾起他某些回憶吧。

我也差不多,雖然沒有北一儀隊,但看著這些高中生的表演,

忍不住就想起以前瘋儀隊學姊的日子,一時間陷入某種情懷裡。

 

 

這禮拜幾乎都和阿誌上早班,

他挺陽光開朗的,會主動找話聊,是個有話藏不住滿好懂的人,

相處起來很輕鬆,和他很快熟悉起來。

他最近在追一個國小同學,

有時會因為對方一直沒有回他Line而一整天消沉兼胡思亂想,

有時又會因為收到對方一個可愛的圖案而嗨一整天,

「哦!!我上班又充滿了動力!喔!!!!!」

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妹妹一直在西寧店,有時下班去游泳時會看見她,跟她打招呼聊幾句。

姐姐呢?最近好像有點憂鬱,

不知道是不是帶新人壓力大的關係,一起上班的時間少了所以不大了解。

仔細看了班表才發現下禮拜我幾乎碰不到姐姐,

我有兩天要去西寧店,而她和店長一整個禮拜都要去別店支援。

不過去西寧店最大的好處就是下班可以出門直接左轉進游泳池,省了舟車勞頓很不錯。

(當初就是應徵西寧店,打這如意算盤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hun 的頭像
ichun

人生何其美

i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