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第五天,腦中漸漸能對新的人際圈描繪出輪廓。
今天還被別店來支援的第一次一起上班的同事問性向。
她叫阿介,是個T,
除了打扮相當中性,聲音也低沈,經常被誤認成男生。
 
「那個某某,竟然說我是鐵漢子,他超誇張,跟我上了一天班竟然不知道我是女生!」介哥說。
(阿誌同事這麼叫她,我就也跟著這麼叫了)
嗯,這是有點誇張,我看看介哥,
打扮很man,不過不至於分不出來吧,
對方大概從來不知道有T這種生物。
 
 
生意不太好,都中午了還沒什麼人,一直想找事做的介哥說她要去別店調厚片。
姐不放她走,因為擔心午餐還會有客人來,只有兩個人會忙不過來,
而我又是大菜鳥,緊要關頭實在派不上用場。
不過東西又不能不調,萬一不夠就糗了,
所以我們賭不可能介哥走了生意突然大好,除非她帶賽。
介哥快樂的去調厚片了。
 
 
之後半小時我和姐做了快三千的生意。
姐在前面結帳出飲料,我一個人在後面做餐,
明明還很不熟卻要一個人做,還遇到沒做過的餐(幹幹幹!),
一開始還指望姐能來救我,但客人不停的來,想都別想只能自求多福。
 
「靠,她真的帶賽!」我忍不住說。姐偷笑。
 
 
 
今天帶我的是姐,我不太有機會和介哥說到話,
不過就在忙完中午準備交接時,調厚片回來後就滿懷歉意的介哥突然跑來問我,
她吱吱嗚嗚的一直開不了口,還說這事很難以啟齒。
哦,到底什麼事?我邊收東西邊猜她的意圖。
搞半天,原來是要問我性向。(那不好意思的樣子真一點都不像鐵漢子XD)
 
阿介的名字裡沒有半個介字,
實際上她名字和我只差一個字,最後一個字,
店長還經常把我叫成她。
 
 
我說我沒有預設,看感覺吧。
目前沒有交往對象,也沒這個打算,
為什麼?因為一個人自由自在啊。
一個人久了不會想兩個人嗎?不會耶。
(大概因為我實在是個怪咖吧)
 
 

 
七月
 
睡覺睡到一半腳抽筋。
正確來說是醒來的時候感覺快抽筋,只好做起伸展運動。
大概因為上班長時間站立,下班去游泳又只游自由式
(我現在進步到可以連續游兩千自由式,而且速度不算慢),
加上睡前忘了抬腿至少十五分鐘,於是肌肉抗議了吧。
 
 
打工很快就要滿一個月,要做哪些事、店裡狀況怎麼樣都有大致的了解,
同事之間相處也很愉快,算是...適應得不錯,挺順利的吧。
 
 
 
姐讓我想起《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裡那個感覺良好年輕漂亮的胖女孩。
以往閱讀那本小說時,雖然能理解字面上的意思,卻沒有實際的感覺,
年輕漂亮又是胖女孩?我從來沒遇過。
一般來說,胖這詞似乎也與漂亮或美麗沾不上邊。 
不過看到姐姐,我好像懂了,
小說裡的胖女孩應該就是像姐姐這樣的人吧。
 
 
同事裡有一對姊妹,
我們都叫姊姊「姐」,叫妹妹「妹」(這不廢話嗎?),
班表也都這樣寫,她們名字只差一個字。
 
姊妹倆從16歲就在店裡工作,到現在也六、七年有了吧,
從計時人員做到轉正職,姊姊現在是主管職,
沒有意外的話,兩個人應該會一直做下去。
 
 
 
剛認識的時候,會覺得姊妹無論身材或相貌都很像。
 
「妳今天是姊姊還是妹妹?」
據說還曾經被不熟的同事這樣問過。
 
沒錯,她們兩個人一般胖,
不過妹妹卻沒有給我年輕漂亮胖女孩的感覺,
雖然她的五官其實長得比姊姊細緻好看。 
 
 
雖然長得像,兩個人的個性卻大不相同,
姊姊很單純沒心機,很容易被欺負的樣子,比較柔弱也會撒嬌,反而像是妹妹。
妹妹就精明也要強很多,會保護姊姊,更像是姊姊。
 
 
「我姊就是個傻大姐。」
帶我去銀行存錢的妹妹路上跟我說了好幾年前她姊被路人騙了400塊錢的事,
金額還記得這麼清楚,可見到現在還是有氣不能釋懷。
 
 
過兩天我終於和姊姊一起當班了。
終於目睹傳聞中很像的姊妹,實際第一眼看到的感覺,只能說,真的很像,
不仔細看臉的話。
 
「我妹跟我說妳巴拉巴拉......」姊姊說。
 
哦...(驚) 我上次跟妹妹說的事姊姊都知道了,消息流得真快。
 
互相熟悉的繼續聊。
 
「我妹竟然連我被騙錢的事都跟妳說呀?」姊姊一副很受不了妹妹大嘴巴的樣子,
她說她都已經忘記被騙多少錢了。
 
我用手指比了四,四百。
 
 
 
聽起來姊妹因為太常在一起(唸書、工作、玩等等)所以也常吵架,
大部份都是為了小事。
彼此間也幾乎沒有互相不認識的朋友,
簡直就像到哪都在一起,做什麼都在一起,彼此沒有秘密的雙胞胎。
就像我明明只和妹妹說過的話,下次就發現姊姊也知道了。  
我們家三姊妹各自有自己的交友和生活圈,除非必要不會特別過問彼此的事,
因此我對「跟姊姊說,等於也跟妹妹說」這事不太能理解。
 
 
阿誌是另一個員工,又高又瘦,吧台尤其是咖啡的部分很強,他在店裡也做了快十年。
他說每次跟姊姊妹妹一起上班都滿有壓力的,因為她們會一直吃東西,
「經常看到她們嘴巴在動,又是在吃東西。」他說。
不過我沒這種感覺,
可能因為她們跟我還不熟,不好意思在我面前一直吃東西吧。
 
 
姊妹人都很好,不過要說比較合得來的還是姊姊。
和姊姊比較有話聊,互動也比較自然,
不會有那種好像應該找話題說些什麼的感覺。
妹妹的話,太聰明,什麼都看在眼裡又不一定直說,有時會給我壓力。
 
 
 
 
我覺得自己滿幸運的,雖然同事年紀幾乎都比我小(有一個新來的妹妹今年才18...),
不過他們沒有給我距離感,
我會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至少大五歲的阿誌其實和我是同輩,
阿誌也經常在我忘了做某件事時嗆我「初老」,
姐妹兩小我快十歲,照樣使喚我,也很照顧我,
大家相處在一起就和同輩一樣。
(該不會是因為我顯得就是幼稚吧????)
 
 
 
 


店裡的吐司皮除了拿來墊會出水出油的食材外,就是丟掉了。
自從有一次姐跟我說她要拿吐司皮去中正紀念堂餵魚,然後我說什麼我都吃掉我挺喜歡吐司皮之後,
冷凍冰箱裡就經常可以看到一包貼著我名字的吐司皮。
姐會幫我留,阿誌也會幫我留,我的同事真是太有同事愛了。
(吃的速度趕不上得到的速度也是挺困擾的)
 
 

 
七月放暑假了。
進入暑假後店裡生意翻兩三倍的忙,每天早上中午都跟打仗一樣,根本沒有時間休息。
雖說可以當練功,但一個人再厲害也只有兩隻手兩隻腳,
長期下來累積的只有累與倦怠,反而不好。
要提升效率只能增加人手了。
希望早班至少再多一個人吧。
 
 
 
如果兩點可以下班的話我就會去游泳。(姐投以羨慕的眼光)
每天都去游泳(盡量)已經是根深蒂固的習慣,不去反而會覺得不對勁。
 
暑假除了熱,另一件我最討厭的事就是游泳池又天天爆滿。
暑期游泳班就占了至少三個水道,其他人只好全擠在剩下的水道,
 
他馬的難游死了!!!!!
 
游得很慢的、很中間的、動作很大的還有突然停下來的人變好多。
我最恨游到一半必須調頭或超別人車,
不能完整游完一個來回實在很討厭。
用圈數來計算距離變得不切實際,於是乾脆不算,
聽耳機裡Gem的歌唱過一輪推測游得差不多了就上岸。
 
 
有一次被一位先生搭訕(就是被問話),
他覺得我游的時間很長而且不慢,以女生來說很少見,一副很佩服的樣子。
我不記得他長什麼樣子,我近視七百度雖然帶有度數的泳鏡但不夠,
只記得他戴白色泳帽,高高有點胖,有小腹。(可能他換泳帽或瘦了我就認不出來了吧XDDD)
雖然有點胖,但他游很快,還會蝶式,
不像很多人都是游游停停只是來泡水,他和我一樣是少數真的來游泳的人。
 
 
只和他說過那一次話,不過我們經常游同一個水道。
沒有打招呼,但不停的游很像是一種默契,
也像是打招呼,嘿,你來啦,嘿,我來啦,這樣。
 
昨天在擁擠的泳池游得很憋屈的時候看到有小腹的白色泳帽先生來時,
突然覺得很有親切感,好像是奮戰的同志到了。
 
嘿,一起狂游剷除水道那些亂游的大叔大嬸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hun 的頭像
ichun

人生何其美

i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rstillone
  • 吐司皮感覺切切稍微煎一下拿來配沙拉或濃湯都不錯吧